“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”。话虽如此,但历史上仍然存在这种“错配”的情况。南唐后主李煜就是一个绝好的例子。他本是有着满腔热血的文学青年,可惜投错了胎,生在帝王家,成了一个“玩物丧志”的帝王。在当皇帝这条路上,他是失败的,因为他自己的国家就葬送在他的手里。但“国家不幸诗家幸“,国破家亡又偏偏在文学上成就了他。

李煜一生被分为了两个阶段,即前期和后期。前期就是他在南唐舒舒坦坦地生活的时候,这个时期他由于国家比较安定,所以他在花前月下过着诗酒生活。这一时期,他也写下了大量的词作,但所写内容都是清一色的男欢女爱、风花雪夜。

李煜还是个风流才子,他一生娶了两个女人,流传着很多故事。据史料记载,李煜二十五岁时继承皇位,在他登基之前,他已经娶了娥皇为妻,夫妻恩爱,十分和睦。因此他成为皇帝之后,娥皇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皇后,是为大周后。大周后温柔贤惠,李煜后宫佳丽虽有三千,却只宠爱她一人。后来,大周后病了,李煜也是亲尝汤药,细心呵护。

天长日久,大周后身体并不见好转,加之国家也逐渐走上了下坡路,所以李煜心情也好不起来。李煜心疼大周后,便下令接大周后的娘家人前来照料她。此次进宫的是大周后的母亲和她的妹妹周嘉敏,周嘉敏青春年少,十分美貌,而且长相也与大周后相似,天天在李煜面前晃来晃去,李煜肯定受不住这份诱惑。所以没过多少天,周嘉敏就和李煜在一起了。

他们二人,有时候还在大周后的面前眉来眼去,大周后经不住这份打击,内心感到伤痛,不久之后就去世了。据说,李煜曾经写过一首词牌为《菩萨蛮》的艳词,就是写周嘉敏和自己的爱情故事的。词云:“花明月暗笼轻雾,今霄好向郎边去!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。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。奴为出来难,教君恣意怜。”这首词是拟用周嘉敏的口吻,借她的口展现了两人你侬我侬的感情。

当然,这一切的梦幻泡影都随着国家的灭亡而破灭了。开宝八年(公元975年),李煜兵败投降于宋朝,他本人也被宋朝大将曹彬押回了汴京,自己都成了自身难保的泥菩萨,根本顾不得自己的妻儿了。来到汴京,赵匡胤没有取他的性命,而是给他封了个官,封为大将军。李煜是个手不能提,肩不能扛,无缚鸡之力的文人;不仅不会骑马,更拉不开弓,赵匡胤表面上是善待他,实则是要看他的笑话。

文人最好面子,你可以打他、骂他,甚至杀了他,就是不能羞辱他。李煜面对这份羞辱,想求死而不得,只能忍气吞声地活着。没有其他办法宣泄自己的情绪,李煜只能不停地写词。在这个时期内,他写下了很多感情深厚的词作,如两首《相见欢》,其一云:“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,寂寞梧桐深苑锁清秋。 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。”其二云: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?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”

这两首词显露出了李煜悲苦无奈的心情,邓丽君曾经唱过这两首词,她用她那凄凄惨惨戚戚的声调,唱出了李煜的伤痛,可谓是李煜的隔代知音。王国维先生曾经也评价过李煜的词,说“后主之词,真所谓以血书者也。”也可谓是读懂了李煜

宋代的欧阳修在阅读梅圣俞的诗时给出过“诗穷而后工”的评论,清代的赵翼也曾说过“国家不幸诗家幸,赋到沧桑句自工”,反观李煜的一生,我们也能看出,他写出最优秀的诗篇的时候,他正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。这是一个永恒的矛盾,在李煜身上尤为明显。他是一个不好的皇帝,国家毁在了自己的手上,但是他却因此而成为一个优秀的词人。